央广网北京11月1日消息(记者柴华 蒋勇)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11月1日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强调,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要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一年时间过去了,金融机构和金融监管部门作出哪些努力?民营企业的融资现状又是否得到了实质性的改善呢?记者走访山东、浙江等地,看看民营企业、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都怎么说。

  近年来,我国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不少困难,有民营企业家把这些困难形象地比喻成“三座大山”: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和转型的火山。而在这“三座大山”中,融资的“高山”去年以来成为金融业花大力气翻越的大山之一。

  在山东青岛,一家致力于放射性废物处理的民营高新技术企业——东卡环保去年下半年遭遇流动资金紧张。公司财务总监陈希胜回忆说,后来通过“投保贷融资模式”顺利从银行融资1000万元,才让公司从那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中走了出来。“方案确定了以后,公司提交了相关的资料,创投机构、担保方和银行方高效联动,非常短的时间进行了放款。确实是雪中送炭,保证跟踪项目的正常进行。”

  “投保贷融资模式”是中国人民银行青岛市中心支行会同相关部门创设的科技金融融资新模式。通过引入创投机构和担保机构,让银行“信贷投放”与投资机构“股权融资”相结合,解决了科技企业信贷风险不对称的问题。中国人民银行青岛市中心支行货币信贷管理处处长郝龙敬说:“仅仅让银行发放信用贷款,风险问题不好解决,所以我们引进了创投企业,因为创投企业对风险是有把控的,它用翻倍的收益来抵补投资的风险。由它和担保公司联合起来给银行提供担保,解决了银行的贷款风险问题。”

  据了解,截至目前,青岛市共有9家银行对69户科技型中小企业开设投保贷业务,贷款余额达2.68亿元,企业实际平均融资成本为3.18%,有力地支持了民营、特别是小微战略新兴企业成长壮大。

  而对于更为广阔的转型发展大潮中的民营、小微企业来说,融资难、融资贵虽然是世界难题,但并不是无法改善。

  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用数据展示了一年来金融业努力的成效:“9月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是11.3万亿元,同比增长23.3%,增速比上年末高8.1个百分点,今年前三季度普惠小微贷款累计新增1.8万亿元,是去年全年增量的1.4倍。70%的小微贷款投向了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其中信用贷款的占比有所提高。民营企业的贷款增速、增量和占比方面均高于上年同期。民营企业贷款的增量,前三季度累计新增3.1万亿元,同比多增5516亿元。新增的民营企业贷款占全部国有及民营企业贷款增量的40.1%,比上年同期高4.5个百分点。”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曾把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症结总结为“三个不对称”;信息不对称、风险不对称和成本收益不对称。

  针对成本收益的不对称问题,监管部门也是多管齐下。去年以来央行多次通过降准和定向降准,向商业银行释放了较为充裕的流动性。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有效降低了银行的资金成本:“通过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相结合,一方面可以释放长期的低成本资金,有助于银行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另外一方面通过定向降准,可以引导降准的资金流向到实体经济,特别是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支持力度,防止资金大水漫灌。”

  信息的不对称问题更为基础,也直接关系到风险的大小和成本的高低。

  说白了,民营、小微企业财务不够透明规范,能够掌握的信息有限,银行不了解它,还常常没有抵押,一笔贷款成本收益都在几千块,甚至成本要更高些,要让银行有积极性、敢做愿做,完善信息降成本是关键。

  在民营经济较为发达的浙江台州,由市委市政府委托人民银行台州市中心支行牵头搭建的台州市金融服务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给了银行更多动力。截至今年9月末,这个平台共归集了地方30多个部门118个大类的信用信息,包括电、水、纳税等体现企业经营状况的重要指标都在上面。浙江泰隆商业银行行长王官明表示,正是信息共享平台让他们可以做到90%的贷款都是信用贷款,极大地降低了银行对抵质押品的依赖程度。他说:“把各部门的数据都集中在一起,为我们银行解决了数据的来源问题。我们现在每放一笔贷款,都要经过信息信用共享平台来查询数据。”

  民营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世界性难题,无法一蹴而就。过去一年金融业在加强民营企业服务方面所取得的成绩也不仅仅是简单的量升价低,更重要的是疏通了资金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渠道,完善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形成积极为民营、小微企业服务的行业生态氛围。服务实体经济,提升对民营、小微企业的服务能力和质效,金融业还在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