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10月6日消息(记者张棉棉 见习记者郭鹏)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嫦娥奔月”“吴刚伐桂”,数千年来,中国人对问鼎苍穹、登上神秘的月球,充满了梦想和期待。以嫦娥工程为代表的月球探测工作,是我国迈出航天深空探测的第一步,实现了我国航天深空探测零的突破,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名字——叶培建。

  今天(6日)的特别节目《功勋》,就让人们走近“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嫦娥系列各型号总指挥、总设计师顾问,嫦娥三号首席科学家叶培建。

  2000年9月1日,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中国资源二号01卫星拔地而起。在当时我国已有的卫星中,这颗“十年磨一剑”的卫星有着诸多的“第一”:最大、最重、具有最高的分辨率、最快的传输速率、最高的姿态精度、最大的存储量,对于国民经济各行业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正当大家满心期待卫星正常入轨发挥作用时,却传回了问题信号。叶培建说:“我要从岢岚基地乘车翻过大山到太原乘飞机,赶到西安去测控,在山上走的时候,收到报告卫星没了,心里一下就凉了,十年就没了。我当时就想,如果车掉下去,把我摔死了,我是烈士,我这么到太原去,将来失败了,我怎么向国家交待?怎么向人民交待?怎么向这支队伍交待?”

  当时的叶培建有一种渴望解脱的念头,但冷静下来以后,他很快想到,自己是主帅,有责任带领大家走出困境。叶培建回忆说:“我在车上把老马叫过来,他搞电源的。那时我第一个考虑,蓄电池的电能不能坚持到中国的测控站重新发指令?老马说‘可能’。”

  可能!这就是说,还有希望,叶培建心里有了底,细细排查,发现是地面发错了一条指令,这就需要再发一条补救指令,把卫星抢救回来。叶培建说:“地球不是在这么转吗,由西向东,要等到它从中国东部再转进来的时候,经过长春上空,我们才有可能把指令发上去。结果那天,一串指令发上去,全部成功,卫星立刻就正常了,还是要把工作做在前面,要细之又细,慎之又慎,这句话都是血的教训带来的。”

  经历了这一次惊心动魄的“急救”,资源二号01星成功在轨运行并超期服役两年多时间,与资源二号02星、03星共同成为我国首次卫星太空组网,为我国国土资源勘查、环境监测与保护、城市规划、空间科学试验等领域传回大量数据和资料。叶培建将这些成功归结为“责任大于天”。“航天有一句话叫100-1等于0,我做的再好的一个东西,你这个小部分没有做好,就可能是失败。所以我要求我们每一个设计师做每一件事情,都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你不这么看待,轻描淡写掉以轻心,就很可能失败。所以说责任大于天。”

澳门百家乐网站大全  勇于为国承担责任,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这是叶培建一辈子的坚守。出生于1945年的他,耳濡目染的是作为军人的父亲的教诲,为了让祖国不再被别国欺凌,从小就下定决心要为国家尽己所能。叶培建告诉记者:“我高考志愿前面两个都是航空院校,被浙大提前录取走了就没学到。但是我选的是无线电,大学毕业的时候填分配志愿,又都是国防。”

  这份对国家的忠诚、对事业的信仰支撑着他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叶培建说:“困难就像弹簧,你软他就强,嫦娥一号探月,那么远,全世界搞探月的国家,最小的地面天线也要34米,而我们中国当时最大的天线就是12米,怎么办?这个困难怎么克服?我们地面不来星上来——把卫星上的天线设计发挥到极致。困难是很多的,但是你只要去攻它,它都让位给你。所以我说要做个可怕的人,就是让困难怕你,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从“嫦娥一号”撞月成功获取世界上第一张带有月球南北极的清晰全貌图,到“嫦娥四号”世界第一次的月球背面软着陆,如今,五战五捷的探月成就,逐渐揭开了月球的神秘面纱。但很多人仍然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要登陆月球?我们为什么要探测火星?叶培建给出了三层答案:“最高层次国家利益。你不要以为今天看起来没有用场,未来的太空权益,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去争取。第二,很多科学的探索价值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越来越明朗的,不是说今天干什么,就马上GDP增加多少,马上就能拿来吃、拿来穿。过去谁知道海洋里头有石油,海洋里面还有那么多矿,更何况我们知道宇宙中月亮、小行星,还有很多资源可用,所以我们眼光要放得更长一点。第三,即便是目前还说不上增加多少GDP,但是航天技术本身的发展就已经为我们所用了。现在的父母们带孩子——尿不湿,谁先用?宇航员啊,宇航员没厕所,一开始是宇航员用才发明的。很多航天的技术都变成了民用。”

  2017年1月,为表彰他在空间科学技术领域的卓越贡献,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将编号“456677”的小行星命名为“叶培建星”。他说,那颗星并不属于我,但却给我带来了一份新的责任与使命,那就是在有生之年再多做点事情。“和大家在一起建立月球科考站,探小行星,火星取样返回。再干十年还是可以吧。”

  得知他获得“人民科学家”的称号,一些曾经听过他讲科普的小学生还特意写来了一封信,孩子们对科学的热情,让他无比欣慰。“那天,您用两个不同大小的皮球为我们讲解地球和月球自转和公转的关系,您用一把雨伞演示飞行器天线太空中接收信号的原理,在您的讲解中,深奥难懂的航空航天知识变得那么轻松有趣,浩瀚神秘的宇宙变得那样令人神往。叶爷爷,您点燃了很多少先队员心中的航天梦。”

  敢说、敢想、敢干的叶培建院士,已在航天领域整整奋斗52年,74岁的他,依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他说:“既然已经把这个称号给了我,我只有以后做更多的事情,才对得起这个称号。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人民培养的,就得为人民。所以作为一个科学家,只有把自己摆在和人民在一起,为国家服务,才能做点事情。”